载入中。。。
 
     
 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《迟子建散文》有感
夏天的雨那么任性,那么随意,不同于春雨的浪漫,也不同于秋雨的缠绵,上午还在竭斯底里,无情地抽打着屋檐,倾情上演着灰白的影片,下午就偃旗息鼓,收起了锋芒,躲藏到了云层的那一边。太阳又把空气加热了,是不是雨水留恋人间,化作了汗水依附在人的脸上、手上、身上,形影不离,时时相伴。

  读了迟子建的一些散文,敬佩于作家细腻的情感和丰富的想象力,没有喜怒哀乐的夸夸其谈,只有自然生活的朴素情感,这才是诗意的人生吧!童年对于每个人的烙印是不谙世事的纯真,是肆无忌惮的玩耍。遇到这样的下雨天,大人会一边跑着,一边叨叨,用最快的速度把庭院里怕淋的东西都收拾一遍,锅碗瓢盆进厨房,扁担农具入草棚,有时娘也会特意留个桶放到天井里,看看老天到底下了多少雨,给他的子民施了多少恩惠。刚开始雨水落到桶里噼噼啪啪像是打鼓,一会儿声音就被淹没了。我们几个小伙伴聚在一起,趁大人不注意偷跑进雨里,把自己淋成一个落汤鸡,回到屋里看看被大雨整理过的发型,毛茸茸的丝发倏地不见了,整个头皮变得平整,只剩雨水顺着一缕一缕的发尖往下滴。雨停了,我们会挑选被雨水冲刷得最干净的泥土玩活泥巴的游戏。把泥巴反复揉搓让它上劲,然后压平整理成碗状,一个“瓦屋”就做好了。开始比赛了,因为个子矮胳膊论不上劲,每次我都会站起来用力把“瓦屋”往地上一摔,“瓦屋”的底就会破一个大洞,对方就会拿出她的一块泥巴补在洞口,我也会喜滋滋地收起这份战利品。如果人多我们也会结伴去山上拾“地烂皮”,一场场大雨过后,草丛里都会出现一片片的“地烂皮”,拾回来打汤喝特别美味。如果幸运还能从树干上找到木耳,那这顿汤就非常奢侈了。那时候小河里还是淌水的,水还是清澈的,我们都会在河水里把“地烂皮”淘洗干净,回家让大人冲一冲。

  在农村没有电视、手机这些高科技,我们的玩伴就是四季的风霜雨雪和那座永远屹立在那里的大山。春天的风刮过了,夏天的雨就来了,秋天的霜落地了,冬天的雪飞舞了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大山不曾改变容颜,只是那份简单的快乐却越走越远……

瀚海明月 发表于 2017/11/20 21:33:00    ?     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  • 圈子:伯萧文学社团 
  • 发表评论:
    载入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