载入中。。。
 
     
 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醉酒
连日的闷热让尘世的生灵叫苦不迭,太阳体恤民情,不再那么兢兢业业,它短暂的休假成全了这个难熬的季节。已经记不清这是老公第几次醉酒了,前两天跟同学聚餐,后半夜了还没回来,说也奇怪,我睡觉是比较沉的,但那晚却莫名其妙地突然惊醒,皎洁的月光悄悄地透过窗子倾泻在床上,即使没有任何声响,但还是把我唤醒了。电话那边还在没完没了,我生气了,决定不让他进家门。虽然男人抽烟、喝酒都无可厚非,但保持清醒,有时间观念是必要的。半个多小时后听到楼梯上重重的脚步声,不一会儿传来开门的声音,门被我反锁了,他是打不开的,听他越开越急,担心会影响邻居休息,我把门打开了,告诉他不准进卧室。可他还是耍赖皮,躺在床上倒头就睡。

  这次是跟同事喝酒,我原是比较放心的,因为他与同事交往很有分寸。下午我带儿子去练琴了,还没接到他的电话,三点多了,难道还没喝完?打电话问一下吧,第一遍没人接,又拨过去,好像有人接了,可听不出是谁,因为电话那头吐字不清,反复几遍后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,让我十分钟后在家等着,老公喝大了。跟儿子交代了几句,就急匆匆地去路边打车。在车上想象着老公的样子,双眼微闭,脸色苍白,嘴里还叨念着酒桌上的话语。在我的印象里有许多长辈醉酒的画面,他们或者争论不休,或者爬树打拳。最深的一次记忆大约在我五六岁的年纪,二爷爷和四爷爷在爷爷家喝酒,酒席都散了,可他们就是不肯走,奶奶嘱咐我说看着这两个爷爷,可不知因为什么他们就吵起来了,而且非要让我这个不谙世事的黄毛丫头作证评理,我一头雾水什么也不知道,再说又不能偏向谁,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没想到他们竟然追了出来,我害怕得藏到了东邻居家的大门后边,直到他们走远才敢出来。还有一次是春节,忙碌了一年的人们只有这几天是清闲的,出门打拼的也赶回家吃团圆饭,这是一年中人数最全的时候。因为有各自的心事,大娘、婶子和娘都喝醉了。大娘躺在里屋的炕上唱起了小曲儿;婶子一遍遍地重复着心里的大实话;娘则一边抽烟一边诉说着心中的委屈。醉酒的人可以毫无顾忌地让自己疯狂一次,那一刻是最真实的状态,最长情的告白。

  出租车司机看出了我的着急,一路上左躲右闪以最快的速度把我送到胡同口。拐进巷子,楼宇门是关着的,还没回来?亦或者已经成功回家了?我当然盼望后者的出现,可开门的时候还是让我失望了。先准备一些食醋、酸奶什么的,刚进厨房就听到门铃响了,回来了!可门铃的按键因为潮湿的缘故怎么也打不开,所幸我下楼吧。一开门三个醉醺醺的男人相互搀扶着,东倒西歪。我赶忙伸手扶过老公,本想自己把他架上来,可怎么都拽不动,小张半抱半架着,我后面推着帮老公上楼梯。与此同时后面的同事重重的双膝跪地摔在那儿,我又赶忙去扶他,他还一个劲地劝我说不要训老公,并表白着自己没喝多,因为喝高兴了就多喝了点儿。唉,就这个样子,我发脾气他能听进去?来到屋里老公找沙发躺下了,胡言乱语了一阵后就睡着了。我出奇的安静,没有像以往那么忙东忙西,只煮了一些稀粥等他睡醒的时候喝。不一会儿,儿子回来了,说是张姨一直送他到车站坐车,非常感谢小妹的热心肠。

“杯小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”中国人的酒文化已经传承千年,或开怀畅饮,或借酒消愁,咽下的是满满的情愫,回味的是已逝的岁月。

瀚海明月 发表于 2017/11/20 21:31:00    ?     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  • 圈子:伯萧文学社团 
  • 发表评论:
    载入中。。。